新聞1+1丨國內城市首次與印度發現的變異株正面“交鋒”!廣州如何應戰?

廣州此輪疫情面對的是在印度發現的變異毒株,而這種變異毒株也是首次在我國國內出現本地社區傳播。

作為首次面對它的廣州,面臨着怎樣的壓力與挑戰?《新聞1+1》連線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張周斌,關注印度發現的變異病毒株,廣州如何應對? 

南寧境外返回人員不是廣州此輪疫情源頭 溯源仍在進行

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 張周斌:關於本輪疫情的源頭,的確有很多相關猜測,前段時間我們也花了非常大的精力去開展相應溯源工作。關於網友們所猜測的已回到南寧的境外返回人員,我們通過前期溯源和調查,基本上已經排除了這條線。我們的溯源工作仍然在進行,我們也不會放棄對源頭的追溯。

廣州本輪疫情R0值降至3.4 傳染力依然很強

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 張周斌:本輪疫情的R0傳播值今天已經降到3.4左右。R0指數實際上反映的是病毒傳播和綜合防控相對抗的結果,我們所採取的綜合防控措施越有效,病毒傳播的速度就會越慢,傳播指數就會下降。其實説明了我們近幾天所採取的大規模核酸篩查、快速流調、密接的密接者的甄別、隔離、重點場所的重點管控,還有更大範圍內的封閉管理起到了一定效果。但R0下降只是説明通過現有措施遏制住了病毒傳播速度,並不是病毒不再傳播,它的傳染力仍然很強,當我們接觸到病毒或感染者時,我們仍然會很容易被感染。疫情還沒有結束,仍不能掉以輕心,所有防控措施都必須繼續加強。

流調信息獲取和管控措施從“先後”變“同步”

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 張周斌:①參與流調的人數要大量增加。實際上去年廣州本土疫情被基本消滅之後,我們每天仍然承受着來自境外輸入的壓力,在常態化防控狀態下,我們的流調隊員始終維持在三四十人左右,基本可以應付。但是為了應對本輪疫情,目前的流調隊伍已經擴充到三百人左右,還有協同作戰的公安支持,參與流調協查的人員也有幾十人,大家都參與進來了,我們希望通過聯合作戰,增強兵力,來和病毒賽跑。②流調方式、信息傳遞必須要加快。以往我們可以用很短的時間,大概兩三個小時就完成對一個病例的流行病學初步調查,然後開始梳理他的重點場所核心信息,但對於目前這種情況,以往的這種方式已經慢了。我們必須一邊流調、一邊獲取關鍵信息、一邊反饋關鍵信息,後方人員接到反饋的關鍵信息後,同步開展相應疫情的處置、重點場所的管控等,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和病毒去搶時間。

設置足夠提前量 短時間內核酸篩查加量是策略之一

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 張周斌:這幾天核酸檢測加量還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,我們也挖出了很多潛在的傳染源,實際上這也是我們現在在實施的一個策略,就是防控要做在精準之前,為什麼要這樣説,我們平時不是都強調精準防控,但是面對傳播如此迅速的印度發現的變異株,我們必須要設置足夠的提前量,把防控做在前面,所以説大規模核酸篩查是非常有效,也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首次應對印度發現的變異毒株,廣州給其他城市帶來的提醒

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 張周斌:首先大家一定要對這個對手給予高度重視,因為它的傳播力一定會超出我們很多人的想象。即使現在危險沒有到達你所在的城市,但是我們一定要做好幾個方面的工作:①要強化流行病學調查隊伍的儲備,升級流調的手段,充分利用信息化完成流調隊伍的升級;②大規模核酸篩查隊伍一定要有充足準備,不僅是要準備好人,還要準備好物資,更重要的我們要做好篩查在哪個點,要用多少人,要篩查多少人,所有的預案必須全部做好。目前廣州流調人員比常態化防控時多了10倍,實際上還是挺吃力的,這反映出了現在流調的手段和我們能夠使用的資源還是相對比較少、比較侷限,我們也希望利用科技的手段提升流調的質量,從而減少大量人員的投入。

相關新聞

    推薦閲讀